点击下列地址立刻进入打屁眼

Click on the small domain, immediately send you a big surprise.


请进入我们最新域名:地址1

  郁瓷情绪激动,轻殊怕她一人乱跑,想要去追,朝首座望了一眼,那人心有灵犀般恰巧对上她的视线。

  他的沉默,四下寂得发慌,轻殊小心抬眸端详他的脸色,“……师父?”

  如今琳琅在她面前,不过一个小屁虫罢了,轻殊一手就能揪得她不敢乱动弹。

  闻言扶渊眉头更紧了些,伸手想要拍她的脑袋以作惩罚,抬了手又舍不得,最后只轻敲了敲她的额头,“到处乱跑,还有理了?”

  扶渊笑了笑,他不喜甜,可她却似乎甚是爱吃甜食。

  此话一出,轻殊陡然一惊,“呸呸呸,什么养不养的,你个大男人,怎能说出这等不入流的话!”

  轻殊抿抿唇,委屈道:“我当然知道师父不会反对,但她好歹是天界的仙子,我这不是怕万一触犯了哪天天规,又要被逮到凌霄殿审讯么……”

  扶渊绽出一缕笑痕,负手朝她走来,小黑紧随其后。

  扶渊打量她两眼,忽然勾唇轻笑:“那明日成亲吧。”

  情到深处,忘乎所以。

“对!我感受到了一种亲情的温暖!”吕石认真的说道。

  轻殊理所当然:“那就别让它幻形呀!”

  扶渊:摧残吧,出事我兜着。

  弥尘也不搭理他,只看着轻殊正色道:“你睡吧,我在门口守着,没人敢打扰你。”

  而他的身躯,就在她的脚边,不经意就会碰到。

  “谢谢爷!您放心,一定给您送到!”他忙捧着双手接过,这可真是个财神爷!

  乱由恨生,心静无恨,悟在空冥。

  他锁视着她,疏朗的眉目渐渐蹙起,声音冷了几分:“你敢反悔?”

“常阿姨,苏阿姨,对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啊!”吕石看两人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得好笑的说道。怎么这两人现在突然好像有点紧张似的?

  “没……”轻殊垂着头轻轻低吟了声,手落在他的膝上,忍不住抬指戳了戳,半晌后轻叹道:“……我就是觉得很可惜。”

  “都……嗯?”轻殊蓦地抬眸,怔愣地对上他狡黠的目光,木然道:“明日是不是……操之过急了些……”

  四处不闻任何声响,唯不知何处来的冷风吹动着灯盏,晃过来,荡过去。

  轻殊敛眸沉默良久,才低低轻声道:“我……我还不想嫁人。”

  “给我喝什么?”

  是在他的床上会睡的比较香吗?还是他当她是猪?

  青女静静地看着白隐早已失去生气的脸,颤抖着伸出手,抚上他冰冷的脸庞,喃喃道:“三哥,你曾说过,始于何处,终之何处,天地既生你,你便该归于天地……”她声线渐渐发颤:“可我舍不得……”

  他还未说完,小白揉了揉被踹了一脚的屁股,嘶声道:“黑枫梓,你能不能温柔点啊!这么粗鲁,我看以后谁敢嫁给你!哎哟……痛死我了……”

  他落在她耳边的手顿了顿,很快若无其事地收回,第一次在感情上疑难,对她还束手无策,分明说过喜欢他,却又在他求娶时慌慌然逃走,他洞察人心,可这小姑娘的心思,他竟开始不懂了。

想着这些趣事,吕石困意慢慢袭来,静静进入梦乡。

  轻殊:……(我是谁我在哪我想躲起来……)

请大家记住我们最新域名地址2


Ctrl+D 保存到您的收藏夹,方便下次访问。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
You can see this page that you just entered the domain name is about to be unable to access, please remember the above the latest domain 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