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臣等身为宗族中人,也想要为朝廷出力,为龙首原上新宫的修建出力,还望陛下恩准。”李振跪坐着拱手行礼。

第四百六十五章:死心

  “太子......”玄世璟语气顿了顿,点点头,笑道:“是啊,表面上一派和睦,但是谁心里是如何想的,旁人揣摩不到,只有本人知道了。”

  “如此说来,玄大人是有办法了?”阎立德问道:“再就是,这些商人背后的主家,是什么来头?”

  “那说到底,对于那方士,你是怎么看的?”李二陛下问道。

  “不好办啊。”玄世璟苦笑道:“明知道是个骗子,暂且还找不出什么办法去反驳,人家自称活了两百岁,咱们有什么证据去说明他说的话是假的呢,若是陛下是寻常勋贵也就罢了,可是陛下不是,陛下是大唐天子,大唐的掌舵人,一国君王,虽说臣不议君过,但是也不能拿着自己的身子开玩笑,那方士若是弄出什么长生之药........”

  “现在陛下的身体如何?”玄世璟问道:“陛下的病是老毛病了,现在兕子在宫中陪着,这几天我也一直在翻看府上的医术,想要找个法子....”

第四百三十五章:嘉奖令

  天竺来的方士被从宫中赶了出来,王玄策才得到消息,心里也纳闷儿,好端端的怎么就给赶出来了,千方百计的设法在宫中打听,才听到一点儿风头,吓得王玄策坐都坐不稳了,赶紧吩咐府上的下人套好马车,准备去东山县。

  皇帝身边儿的这年轻人虽然岁数不大,但却自称本公,在大唐应该是个公爷级别的爵位,皇帝如此纵容他,怕是这人在皇帝心中有一定的地位,甚得皇帝看重......

  长安、皇宫、甘露殿。

  “陛下可信李淳风道长的本事?”玄世璟问道。

  对于学生来说,这算是课外话了。

  果然下棋这种事情,不能一心二用,想着别的事与对手较量,到最后棋差一招啊,方才玄世璟的心思,可都在如何对付那和尚身上,分心与李淳风下棋,如此结局,也是意料之内了。

  “天家的事,如同浮萍一般,没有定则,不好揣摩啊。”玄世璟说道:“高调做事,低调做人,总是没错的。”

  李承乾跪坐在玄世璟前方,玄世璟就在李承乾身后,李二陛下一眼扫过来就能看到他,所以大朝会上的玄世璟,必须要打起精神来,至少要挨到赐宴的时候,那时候才能放松一番。

  “人你也见了,想好了怎么说服朕了吗?”李二陛下问道。

  今天请过来的,都是在长安城贩卖材料的商人,大家相互之间都已经熟知,毕竟都是同行,也是对手,之前还在这玄武楼聚过一次。

  一个方士,搅动了整个太极宫的风云。

  “如此,贫道告退......”李淳风拱手行礼。

  “除此之外。”坐在李申旁边的人也开口说道:“玄公,是否也应为我等手底下的商会,颁发朝廷的牌子,否则这日后,商会如何在长安立足?”

  好在,玄世璟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或者说,比李二陛下的期望更加优秀,让李二陛下很是满意,但是要做到更好,李二陛下也在不断的打磨着玄世璟。

  原本李哲是在山东,封的是济南郡王,只是前些天为了过中秋,到了长安,打算在长安住上一段时日,至少等过了年再回去,正好就在这期间,他家的生意出了这档子事儿,虽然不想参合进来,但是这笔买卖要是赔了,整个郡王府又得回到节衣缩食的时候了。

  而且,自己与道家的几位高人看法一样,加上是‘外来人’的身份,说出的话,就更能令陛下相信了。

  因为玄世璟的关系,那方士虽然仍旧在宫中安稳无忧,但心里实在是忐忑,李安俨一找上来,与这方士便是一拍即合。

  常乐闻言,面露难色,抿了抿嘴,良久,才回应道:“属下不知。”

  “这位大师是位高人,喜欢一切随缘,若是郧国公见到这位大师,万一大师觉得与郧国公无缘.......或者说,郧国公心意不诚,下官怕是没办法劝说那位大师来郧国公府上.......”

  “老奴参见公主殿下,见过孙道长。”

  “如此,有劳德义相公了。”

  “现在工学院中,还留下多少人?”玄世璟问道。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022xinniang.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