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所有人都坐下之后,巨岩城主看了那些人一眼,接着端起了酒杯,沉声道:“今天田先生来我们巨岩城,这是一件喜事儿,来,我们共同举杯,敬田先生一杯。”众人都应了一声,举起了酒杯,冲着赵海敬酒,赵海自然不会反对,也举起了酒杯,沉声道:“城主大人太客气了,能得到城主大人如此厚待,实在是田鹤草的荣幸,应该是在下敬城主大人才是。”

夏羽有些不解的接过了袋子,这个袋子不大,等他打开袋子,发现那袋子里,是一颗颗的珍珠,这让夏羽更加的不解了,像什么珍珠之类的东西,对于他来说,真的是一点儿用也没有,为什么赵海会送给他一袋子珍珠呢?

从密林里走出来之后,赵海他们又去了最近的一座城市,这是一座小城,赵海他们没有在那里多呆,一天之后,就往附近的一座大城赶去。

“哈哈哈,好,转移了就好,对了,现在你们所在的地方是那里?那里离南海七十二岛有多远?”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一个好的练器师。对于一个宗门也是十分重要的,没有那个宗门,不重视法器的,要是说那个宗门,没有专门的炼器师,所有的法器,全都靠从外面来购买,那么这个宗门,怕是离被吞并也不远了,你所有的法器全都是买别人的。人家会把最好的法器卖给你吗?在说了,你所有的法器都是人家生产的。人家对你用的武器了解的比你自己还要深,在这种情况下,人家人收拾你,那还不简单吗?

不过赵海到是觉得,自己现在要更加的注意了,因为如果他不注意的话,可能真的会被那些大人物发现,那样的话就麻烦了。

赵海摇了摇头道:“不是,是因为我在种灵稻的时候,学习到了一种新的法术,就是灵雨术,这种法术虽然看起来十分的普通,但是我却可以跟据这种灵雨术,推算出一系列的法术,所以我感觉这种法术不简单,如果真的可以把这一系列的法术,全都给推算出来的话,那么灵稻的生长速度可能会更快,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也许这一系列的法术,会让灵蟹岛的人,认为是我们的贡献也说不定。”

温文海他们一看到赵海回来了,都有些意外,温文海马上就迎了上去,对赵海道:“头儿,这么快就回来了?可是有什么事儿?”

赵海摇了摇头道:“不用去管他了,我已经说了,帝国交到他的手上了,将来会走向什么那里,就看他的了,现在我只想在这里安静的观察帝国几年,然后就直接飞升了,现在我对于剑灵界那里的情况,到是更加的好奇了。”

赵海这时也慢慢的把酒杯放下了,看着对面说话的那人,赵海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看来这伙人对他的敌人真的是不小啊。(未完待续,!

赵海也是微微一笑,不过还是带头走进了城里,他们这一行人在进城的时候,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城门口那里守城门的官兵,好像是根本就没有看到他们一样。

温文海一听李海这么说,不由得笑着道:“好,太好了,昨天老苗他们,弄了一堆的功法来兑换,不过他们兑换的,全都是一层的功法,你的这些二层的功法可是要比他们的高级多了,你们从帮里兑换功法,一层的功法九个贡献点,二层的功法,十五个贡献点,你们现在是拿功法跟帮里的来兑换贡献点,那么帮里可以按每一个二层功法,二十个贡献点来给你算,怎么样,李海,要兑换吗?”

赵海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要让帮里的人知道,苗震东他们已经确认了玉牌,他们已经是帮的人了,自然可以享受到帮的好处,同时也是在告诉帮里的人,已经有人确认玉牌了。

等那些五行草长出来之后,赵海就发现,他的设想十分的成功,那些五行草散发出来的灵气,确实是十分的浓郁,在加上还有一个结界法阵在这里,所以灵田里的灵气,比其它地方要灵了很多。

被魔法阵一罩,文东来就发现,他动不了了,他只能站在那里,甚至连闭眼睛的能力都没有。

一些低等级的空间装备,虽然只能用来装一些死物,但是却是修士都离不开的东西,而赵海不管是在那里,他都有空间跟着,所以他从来没有为空间装备发过愁,所以他也就一直没有想起来要制做一些空间装备。

文东来本来是有些怕赵海真的发疯,在城里四处破坏的,要是真的死太多的,那对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好处,因为严格的说起来,他的这个计划并不高明,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只不过大家都需要这么一个借口罢了,但是如果赵海真的杀了太多人,那么其它城邦的人,会怎么想?达贝城邦的人会怎么想,怕是到那个时候,文家也会落下埋怨。

赵海现在就是这样,这是他第一次用豆兵对敌,这些豆兵都是消耗品,所以赵海的空间里存在很多,到底有多少,赵海已经数不精了,因为这些豆兵在空间里,已经堆的像山一样的多了,真的像山一样的多,多到他完全的没有办法数清。

第五百四十九章 恶斗

第五百三十九章 剧变

丁春明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两眼一亮,随后他点了点头,沉声道:“少爷,我要一把长刀,要重一些,最好是鬼头刀的样子,而且我的武器里,都要加上重力法阵,你看行吗?”

要是在一般的情况下,手下一听到领导这么说他,应该马上就陪礼的,但那个人却没有,他一听巨岩城主这么说,不但没有任何陪礼的样子,反到是两眼斜看了赵海一眼,接着开口道:“怎么?难道在下说的不对吗?田鹤草先生以前的身份怕是不高吧?”

那位将军沉声道:“不敢,城主请先生到城主府一绪,先生请。”说完他一转马头,让出了一条路,跟在他身后的骑兵,也都一转马头,让出了中间的一要路,整个队形却没有乱,看起来就像要接受检阅士兵一样。

到了店外面,赵海问过石锤他们之后才知道,自己在空间里,足足呆了三天,这到是让赵海不由得有些皱眉,他知道这三天的时间,他大部分都用在了炼器上,虽然他在炼器的时候,感觉用了不少时间,其实却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了。

龙天林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赵海沉声道:“不用去管他了,让夏羽在这里好好的修练吧,他的态度变好,这证明他还可以深交一下,不然的话我们就要想别的办法对付他了,对了,珍珠给他了?”

赵海看着他的样子,沉声道:“我为什么不敢坐在这里,就算他是圣院老师的儿子又能怎么样,难道圣院老师的儿子要杀我,我就得洗干净了脖子,在那里等着他来杀我不成?他要杀我,我自然就要反抗。在反抗的过程中,我把他杀了,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他圣院强悍,那又怎么样,让他们派人来杀我好了,在他们没有杀我之前,没有把迷魂城邦给灭了之前。我田鹤草依然是田鹤草。”

温文海愣了一下,随后他摆了摆手,马上就有人上前去,推开了院子的门,这一推开院门,温文海他们都愣住了,就见院子里有两三百人聚在那里,三三两两的聊着天,那样子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聚会,而不是什么战斗的场面。

温文海领着赵海他们往传送广场外面走,一边走一边道:“这传送广场这里,只是接收,往外传送人,是要到旁边的房间里去的。”

而赵海他们这一次要去的灵山城,就是灵池山脚下的几座城市之一,赵海他们很快就到了灵山城的外面,赵海看了这不大的灵山城一眼,沉声道:“这城里有传送阵?可以去观潮城?”

不过赵海到是觉得,自己现在要更加的注意了,因为如果他不注意的话,可能真的会被那些大人物发现,那样的话就麻烦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手机看片高清国产日韩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