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里,凌杰心里一咯噔,迅速走过去拖起焚绝城,道:“我去喂一下的我的风烈鸟,可以走的时候喊我一声就好。”

半空之中,紫色火海与天狼之力同时爆,刹那间,世间所有的声音都仿佛完全消失,暴走的力量无情的席卷着虚空,强大的天狼之力将紫色火海冲击成了两半,但转眼,却又被紫色火焰反过来吞没。

空间、大地,都被刀芒疯狂切割,地面之上瞬息布满了无数纵横的切痕。

云澈悄然舒了一口气,唤回凌杰,将萧烈和萧泠汐,搀扶上了他的坐骑风烈鸟。

来到焚子牙的躯体旁,却现他已是五脏尽毁,毫无生命气息,几大长老都是眼前一黑,几乎当场眩晕过去,口中,更是出悲天跄地的痛呼声。

萧漠山抬起头来,愕然点头:“是,漠山当然记得。漠山这些年一共就出宗三次,其中一次,便是陪同小少爷去了一趟流云城。”

云澈咧嘴冷笑,第二剑猛然砸下。

云澈怒气爆那一刻,楚月璃的胸口一阵窒息,全身被一股沉重的气势死死压制,云澈刚才向她冲来时的度并没有快到太夸张,但她却连动都没来得及动一下,就被他一把抓住了衣领,那张在极怒之下扭曲的面孔也几乎贴到了她的雪颜上。楚月璃惊怒之下,下意识一掌轰出,重重砸在云澈的胸口上。

“嘘”云澈竖起食指,轻轻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他与焚天门的恩怨,两年前就种下。焚绝城要暗害他,却反而害死焚绝壁焚绝城妄图迎娶苍月,被他搅了迎亲还给予重伤,更让焚天门颜面无存,之后,更是派出了焚莫离为的八个天玄去暗杀他!!

“放屁!!”云澈怒声打断了宫煜仙的话:“就算她是忽然自废玄功,你来不及阻拦那你为什么又要允许她离开冰云仙宫?她没有了玄功,如何自保?而且玄功刚废,她的身体必定长时间虚弱不堪,更别说还怀有身孕!你若真的关心她,视她如自己的女儿,就该把她留在冰宫,以紫脉天晶隔绝寒气,有你们冰宫的守护,她必然平安无事,直到把孩子生下!但你偏偏要将她逐出!你的所有辩解,都是放屁!你真正在意的,根本就是你口中所谓的千年清誉!因为只有把她赶出冰云仙宫,你口中的清誉才能保全!在所谓的清誉面前,其他的一切,哪怕是所谓的女儿,也可以决绝丢弃!”

“你们焚天门还真是寒酸,堂堂长老级人物,居然就用这么一把一拧就弯的破刀,简直让人笑掉大牙下一辈子投胎,可要记得选个好点的宗门!!”

当大门被一脚踹开时,所有的目光顿时一寒,瞬间集中向了大门方向。

“龙魂领域!!”

伴随着一阵惊天般的惨叫,云澈周围十丈之内的焚天弟子全部飞了出去,最远的一直飞出了几十丈之遥,落地时要么重伤不起,要么当场惨死。云澈一落地,身影便化作一道流光,如一把尖刀般扎入了焚天门蜂拥而来的队伍之中,龙阙带着如飓风降世般的呼啸声音砸下。

云澈显然已是力竭,而在九玄天罡阵下竟能抵抗到如此地步,还杀了整整六个长老!这已是个可怕的奇迹,更是足以让焚天门铭记数代的噩梦。可想而知,如果没有九玄天罡阵,所有的天玄强者纵然一拥而上,也说不定会全部葬送在他的手中。

清晨,焚天门的议事大厅,曾经的三十三阁主,二十七长老,如今却只入座了二十二人,其中大半身上带伤,他们互相看着彼此,心中都是一片悲凉。焚义绝刚到场,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就从外面传来:“门主,不好了不好了!”

原本气势汹汹想要虐杀云澈的焚莫离此时也已是六神无主,胆战心惊,他目光落在了龙阙之上,感受着那股让他心悸的威势,他忽然颤抖着声音道:“王王玄器!!”

焚断魂说出的数字一个比一个触目惊心,直听的焚义绝全身抖。他猛的一拳砸下,手边的石桌顿时化作一地粉尘。他抬起头,看向门外,低沉的道:“此子,非杀不可!!”

焚绝尘的心弦被一种无法诠释的感觉轻轻撩拨了一下,他坐到桌旁,动了动眉,好一会儿后,才忽然说道:“不用!你放心,你被带到这里来,只是做一个诱饵没有人会伤害你!”

焚天门的人全部在恐惧中战栗。他们无法想到,处心积虑,甚至不惜以卑鄙手段引来的“猎物”,竟然是一个如此恐怖的魔鬼,正在一步步将他们逼向绝望的深渊。他再入焚天门后,这才不到三十个呼吸的时间,又有三个长老、一个阁主死在他的手下,还有八个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创伤至于长老之下的焚天弟子,更是死了一大片。因为哪怕是云澈重剑的余波,他们也根本没办法承受只有横死,没有受伤之说。

萧云海连忙挣扎着起身道:“是是我们对不起五长老在先,当初的大错,我们得到今天的报应,也是应该。只要你今天饶过我们,今后我们萧门将以你为是瞻,只要是你的合理请求啊不,要求,我们就算扑汤蹈火,也绝对遵从,只望能弥补当年之错。”

萧烈依在囚笼的一角,面色消瘦憔悴,没有愤怒、没有怨恨,没有惊慌与挣扎,对于有人的到来也毫无反应,似乎已经完全淡漠了生死。一个小城之中的小人物,被带到焚天门的地牢之中,任谁都能想到最终会是怎样的结局。

焚天门少主焚绝城!

凡人的确不可能做到,但云澈有几大神诀在身,就未必没有可能!

云澈的双眉不自觉的挑起,但马上又微微舒展,因为从楚月璃的身上,他并没有感觉到杀气甚至似乎连敌意都没有。

宫煜仙的身影在冰雪与凤炎之中飘幻游走这是冰云仙宫的身法绝技冰纷雪舞步,云澈当初在排位战和夏倾月交手时,就曾亲身领教过,夏倾月施展冰纷雪舞步时身姿飘逸出尘,如若仙子点云,美不胜收,又迷乱人眼,而在宫煜仙的脚下,却当真如鬼影一般变幻莫测!云澈以星神碎影与之周旋虽然只是第三重境的星神碎影,却在宫煜仙已经第八重境的冰纷雪舞步下毫不逊色。

虽然一个照面伤了云澈,但六人的合力攻击非但没有占到上风,反而全部被云澈震开。三人全力之下的背后三刀,居然只切开三道无关紧要的血痕!!

“就凭你,还不配!!”

一汪湖水,要融化这万古玄冰的难度不啻登天!而万古玄冰若要冰封湖水,却是轻而易举!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新闻挖挖哇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